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現代宅位擺設參考


     在現代住宅空 間方面主要以門,臥室、神明廳、書房、廁所、廚房,設備方面以瓦斯爐(灶) 為主要操作對象,規範如下:

1門的方位規範 不論前門、後戶或便門皆以安置於生氣方、旺氣方及為死氣方或退氣方而同時飛 到一、六、八白星者,除此之外大門亦可安置於五黃“關沖方”,唯該方位不可 有路沖,若不可以避免時需設照牆遮阻之。

2、臥室的方位規範模型 臥室不宜安置於洩氣方,可於死氣方及生氣方、旺氣方、煞氣方,但臥室在煞氣 方時床頭必須置於該房間的生氣方。

3、神明廳的方位規範 神明廳不可設於關沖方及煞氣方,其它方位皆可。

4、書房的方位規範 書房宜安置於紫白飛星四綠方即「文昌方」或一白「官星方」。

5、廁所的方位規範 廁所最宜安置於洩氣方、死氣方,不可安置於生氣方、旺氣方、殺氣方及關沖方, 同時在四綠「文昌方」亦不可。

6、廚房、瓦斯爐的方位規範模型 廚房、瓦斯爐宜安置於生氣方、旺氣方忌安置於關沖方、煞氣方或紫白飛星中六 白金及七赤金所飛到之處,若生旺氣方為六白金及七赤金,無方位可安置廚房、 瓦斯爐時,洩氣方亦可利用,例如坎宅六白金及七赤金飛到宅之北方及西南方, 雖該二方為生氣方卻不可以安置廚房及瓦斯爐而坎宅又無旺氣方故僅能安置在 東北方及西方等兩處洩氣方。

7、文昌位 ‧ 陽宅文昌位,從古至今一直是陽宅理論中關於加官晉爵、金榜提名、升等 升級的好方位,關乎家族興衰故一向深受堪輿家所重視。 ‧ 2007 年流年文昌到臨西方官星到臨東南方 ‧ 補救方法:(1)小太極法。(2)八字文昌法:係利用個人八字之文昌貴人 方求得,主要以日柱天干或年柱天干為用,其訣如下: ‧ 甲巳乙午報君知,丙戊申宮丁己雞;庚豬辛鼠壬逢虎,癸人見卯入雲梯。 ‧

8、財位 ‧ 財位在理氣各家有不同的運算方法,隨其師承理論,但大抵以其推算的生 旺方或吉方為主,大約在二十六、七年前一本書『風生水其好運來』中提 到財位在門的對角處,此一方法已經被普遍使用,即在大門入口看見斜對 角之位置最好是整潔並擺設吉祥物,不可堆置雜物或有開窗等。

9、桃花位 ‧ 一般桃花位的推算理論是以十二長生中的沐浴位為主,亥卯未沐浴在子, 寅午戌沐浴在卯,巳酉丑沐浴在午,申子辰沐浴在酉,故在正東南、西、 北方各15度範圍內為桃花位,可利用催姻緣,但已婚者在此方位避免擺 設花瓶插花水池水箱等或種植花花草草。
Author :

王馬共天下


     劉聰攻下長安後,南方還在晉朝官員手裏。
晉湣帝在被俘前留下詔書,要鎮守在建康 (原名建業,今江蘇南京市)的琅琊(音lang ya)王司馬睿(音rui)繼承皇位。
司馬睿在西晉皇族中,地位和名望並不高。晉懷帝的時候,他被派到江南去鎮守。
他帶 去了一批北方的士族官員,其中最有名望的是王導。司馬睿對王導言聽計從,把他看作知心 朋友。
司馬睿剛到建康的時候,江南的一些大士族地主嫌他地位低,不怎麼看得起他,也不來 拜見他。
為了這個,司馬睿心裏不踏實,要王導想個辦法。 王導有個堂哥王敦,當時在揚州做刺史,很有點勢力。
王導把王敦請到建康,兩個一商 量,想出一個主意來。
這年三月初三,按照當地的風俗是禊(音xi)節,百姓和官員都要 到江邊去“求福消災”。
這一天,王導讓司馬睿坐上華麗的轎子到江邊去,前面有儀仗隊鳴 鑼開道,王導、王敦和從北方來的大官、名士,一個個騎著高頭大馬跟在後面,排成一支十 分威武的隊伍。
這一天,在建康江邊看熱鬧的人本來很多。大家看到這種從來沒見到過的大排場,都轟 動了。 江南有名的士族地主顧榮等聽到這個消息,從門縫裏偷偷張望。
他們一看王導、王敦這 些有聲望的人對司馬睿這樣尊敬,大吃一驚,怕自己怠慢了司馬睿,一個接一個地出來排在 路旁,拜見司馬睿。
這一來,提高了司馬睿在江南士族地主中的威望。王導接著就勸司馬睿說:“顧榮、賀 循是這一帶的名士。
只要把這兩人拉過來,就不怕別人不跟著我們走。” 司馬睿派王導上門請顧榮、賀循出來做官,兩個人都高興地來拜見司馬睿。
司馬睿殷勤 地接見了他們,封他們做官。 打那以後,江南大族紛紛擁護司馬睿,司馬睿在建康就站穩了腳跟。
北方發生大亂以後,北方的士族地主紛紛逃到江南來避難。王導又勸說司馬睿把他們中 間有名望的人都吸收到王府來。
司馬睿聽從王導的意見,前前後後吸收了一百零六個人,在 王府裏做官。
司馬睿聽從王導的安排,拉攏了江南的士族,又吸收了北方的人才,鞏固了地位,心裏 十分感激王導。
他對王導說: “你真是我的蕭何啊!” 西元317年,司馬睿在建康即位,重建晉朝。這就是晉元帝。
在這以後,晉朝的國都 在建康。為了和司馬炎建立的晉朝(西晉)相區別,歷史上把這個朝代稱為東晉。
晉元帝登基的那天,王導和文武官員都進宮來朝見。
晉元帝見到王導,從御座站了起來,把王導拉住,要他一起坐在御座上接受百官朝拜。
這個意外的舉動,使王導大為吃驚。因為在封建時代,是絕對不允許有這樣的事的。
王 導忙不迭推辭,他說:“這怎麼行。如果太陽跟普通的生物在一起,生物還怎麼能得到陽光 的照耀呢?” 王導這一番吹捧,使晉元帝十分高興。
晉元帝也不再勉強。但是他總認為他能夠得到這 個皇位,全靠王導、王敦兄弟的力量,所以,對他們特別尊重。
他封王導擔任尚書,掌管朝 內的大權;又讓王敦總管軍事。王家的子弟中,很多人都封了重要官職。
當時,民間流傳著一句話,叫做“王與馬,共天下”。意思就是王氏同皇族司馬氏共同 掌握了東晉的大權。
王敦掌握軍權,自以為了不起,把晉元帝不放在眼裏。
晉元帝也看出了王敦的驕橫,另 外重用了大巨劉隗和刁協,對王氏兄弟漸漸疏遠起來。這樣,剛剛建立的東晉王朝內部就出 現了裂痕。
Author :

聞雞起舞


     當匈奴貴族橫行北方、西晉王朝面臨崩潰的時候,晉朝有一些有志氣的將領還堅持在北 方戰鬥。劉琨就是這樣的傑出代表。
劉琨年青的時候,有一個要好的朋友叫祖逖。
在西晉初期,他們一起在司州(治所在今 洛陽東北)做主簿,晚上,兩人睡在一張床上,談論起國家大事來,常常談到深更半夜。
一天夜裏,他們睡得正香的時候,一陣雞叫的聲音,把祖逖驚醒了。祖逖往窗外一看, 天邊掛著殘月,東方還沒有發白。
祖逖不想睡了,他用腳踢踢劉琨。劉琨醒來揉揉眼睛,問是怎麼回事。祖逖說:“你聽 聽,這可不是壞聲音呀。
它在催我們起床了。” 兩個人高高興興地起來,拿下壁上掛的劍,走出屋子,在熹微的晨光下舞起劍來。
就這樣,他們一起天天苦練武藝,研究兵法,終於都成為有名的將軍。 西元308年,晉懷帝任命劉琨做並州刺史。
那時候,並州被匈奴兵搶奪殺掠,百姓到 處逃亡。劉琨招募了一千多個兵士,冒著千難萬險,轉戰到了並州的晉陽(今山西太原市西 南)。
晉陽城裏,房屋被焚毀,滿地長著荊棘,到處是一片荒涼。偶然見到一些留下來的百 姓,已經餓得不像樣子了。
劉琨看到這種情況,心裏很難過。他命令兵士砍掉荊棘,掩埋屍體,重新把房屋城池都 修復起來。
他親自率領兵士守城,防備匈奴兵的襲擊。他還採取計策,讓匈奴的各部落互相 猜疑。
後來,有一萬多個匈奴人投降了劉琨,連漢主劉淵也害怕了,不敢侵犯。 劉琨把流亡的百姓都召回來耕種荒地。
不到一年時間,到處可以聽到雞鳴狗叫的聲音, 晉陽城漸漸恢復了繁榮的景象。
劉聰攻破洛陽之後,西晉在北方的兵力大多被打散了,只有劉琨還在並州一帶堅持戰 鬥。
晉湣帝在長安即位後,派人封劉琨為大將軍,要他統率並州的軍事。
那時候,漢國大將石勒,佔據了襄國(在今河北邢臺西南),集結了幾十萬大軍,想奪 取並州。
劉琨南面有劉聰,北面有石勒,前後受敵,處境困難到了極點。可是劉琨沒有害 怕,沒有退縮。
他在給晉湣帝的一份奏章裏說:“臣跟劉聰、石勒,勢不兩立。
如果不討平 他們,臣決不回朝。” 據說,劉琨在晉陽的時候,有一次,晉陽被匈奴的騎兵層層包圍。
晉陽城裏兵力太少, 沒有力量打退敵人。大家都感到驚慌,劉琨卻仍然泰然自若。
到了傍晚,他登上城樓,在月 光下放聲長嘯,聲調悲壯。匈奴的騎兵聽了,都隨著嘯聲歎息。
半夜裏,劉琨又叫人用胡笳 (一種樂器)吹起匈奴人的曲調,勾起了匈奴騎兵對家鄉的懷念,傷感得流下眼淚。
天快亮 的時候,城頭的笳聲又響了起來,匈奴兵竟自動跑散了。
後來,劉琨聯絡鮮卑族首領一起進攻劉聰,沒有成功。接著,石勒進攻樂平(今山西昔 陽西南),劉琨派兵去救,被石勒預先埋伏好的精兵打得幾乎全軍覆沒。正在這個時候,又 傳來了長安被劉聰攻陷的消息。到了這步田地,儘管劉琨怎樣頑強,也沒法保住並州,只好 率領殘兵投奔幽州去了。
Author :

匈奴人稱漢帝


     李雄在成都稱王的同一年(西元304年),北方的匈奴貴族劉淵也反晉獨立,自稱 漢王。
自從西漢末年起,有一部分匈奴人分散居住在北方邊遠郡縣,他們和漢族人相處久了, 接受了漢族的文化。
匈奴貴族認為上代多次跟漢朝和親,是漢朝皇室的親戚,後來就改用漢 皇帝的姓——劉。
曹操統一北方後,把匈奴三萬個部落分為五個部,每個部都設部帥,匈奴 貴族劉豹是其中一部的部帥。
劉淵是劉豹的兒子,從小讀了許多漢族人的書,力氣大,武藝高,能夠拉三百斤重的大 弓。
劉豹死後,劉淵繼承他父親的職位。後來,在西晉的成都王司馬穎(八王之一)部下當 將軍,留在鄴城,專管五部匈奴軍隊。
八王混戰開始後,匈奴部落裏一些貴族們在左國城(今山西離石北)開會商量。有個老 年貴族說:“我們匈奴從漢朝開始跟漢人結為兄弟。
經過魏、晉兩個朝代,匈奴單于後代雖 然有封號,卻沒有自己的尺寸土地,跟一般百姓沒有什麼兩樣。
現在晉朝發生內亂,自相殘 殺。這正是我們匈奴人恢復地位的好時機啊!” 大家都覺得他的主意對,叫誰來帶頭呢?
大家一議論,認為劉淵有才能,威望高,推他 當單于挺合適。 貴族們派個使者到鄴城,把大夥兒的意思告訴劉淵,請他回來。
劉淵很高興,就藉口要 回匈奴葬自己的父親,向司馬穎請假。
司馬穎不同意,劉淵只好讓使者先回去,並且要五部 匈奴集結兵力,向南移動。
後來,晉朝的並州刺史司馬騰、將軍王浚聯絡鮮卑貴族攻打司馬穎,司馬穎失敗了,逃 往洛陽。劉淵向司馬穎要求回去帶匈奴兵馬來助戰,司馬穎才讓他走了。
西元304年,劉淵回到左國城,大夥兒擁戴他做大單于。
他集中了五萬人馬,親自率 領南下,?明晉軍攻打鮮卑兵。
有人問他,為什麼不趁這個機會把晉朝滅掉,反倒去幫助晉 軍呢?
劉淵說:“要滅掉晉朝,還不是像摧枯拉朽一樣容易,但是晉朝的百姓未必會向著我 們。
我看漢朝立國的年代最長,在百姓中影響大。我們的上代又是漢朝皇室的兄弟。
現在漢 朝亡了,我們用繼承漢朝的名義,也許可以得民心。” 大家聽了,覺得是一個好主意。
劉淵就宣佈自己是漢王。 劉淵稱漢王后,很快攻下了上黨、太原、河東、平原等幾個郡,勢力越來越大。
一些勢 力比較小的各族反晉力量也都來歸附劉淵。 西元308年,劉淵稱漢帝。
第二年遷都平陽(今山西臨汾西南),集中兵力進攻洛 陽。洛陽的老百姓雖然恨透腐朽的西晉王朝,但是也不願受匈奴貴族的統治。
所以劉淵兩次 進攻,都遭到洛陽軍民的猛烈抵抗,不得不退兵。 那時候,八王中最後的一個王——東海王司馬越還在和一批大臣互相仇殺。
晉朝留下的 一點點兵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後來劉淵死去,他兒子劉聰接替做漢國皇帝,又派大將劉曜、石勒進攻洛陽。
洛陽的軍 民奮勇抵抗,但是畢竟寡不敵眾。西元311年,洛陽城終於被攻陷,晉懷帝做了俘虜。
劉聰進洛陽後,殺了大批晉朝的官員和百姓,有一次,劉聰舉行宴會,讓晉懷帝穿著奴 僕穿的青衣給大家斟酒。
一些晉朝的遺臣看了,禁不住失聲痛哭。劉聰看晉朝遺臣還對懷帝 這樣有感情,一發狠,就把懷帝殺了。
晉懷帝死後,在長安的晉國官員擁立懷帝的侄兒司馬鄴繼承皇位,這就是晉湣(音m? n)帝。
西元316年,劉聰攻下長安。晉湣帝也遭到了懷帝同樣的命運,在受盡侮辱後被殺。
西晉王朝維持了五十二年,終於滅亡。
西晉滅亡之後,北方的各族人民(主要是匈奴、鮮卑、羯、氐、羌五個少數民族)紛紛 起義,他們中間的上層分子乘機起兵,像李雄、劉淵一樣建立政權,前前後後一共出現十六 個割據政權,歷史上稱為“十六國”(舊稱五胡十六國,胡是古時候對少數民族的泛稱)。
Author :

李特的流民大營


     西晉的腐朽統治和混戰,給百姓帶來無窮無盡的災難,加上接連不斷的天災,許多地方 的農民沒有糧吃,被迫離開自己的故鄉,成群結隊到別的地方逃荒。
這種逃荒的農民叫做 “流民”。
西元298年,關中地區鬧了一場大饑荒,略陽(治所在今甘肅天水東北)、天水等六 郡十幾萬流民逃荒到蜀地。
有一個氐(音d?)族人李特和他兄弟李庠、李流,也跟著流民 一起逃荒。
一路上,流民中間有挨餓的、生病的,李特兄弟常常接濟他們,照顧他們。
流民 都很感激、敬重李特兄弟。 蜀地離開中原地區比較遠,百姓生活比較安定。
流民進了蜀地後,就分散在各地,靠給 富戶人家打長工過活。 益州刺史羅尚,卻要把這批流民趕回關中去。
他們還在要道上設立關卡,準備搶奪流民 的財物。
流民們聽到官府要逼他們離開蜀地,想到家鄉正在鬧饑荒,回去也沒法過日子,人人都 發愁叫苦。
流民們向李特訴苦,李特幾次向官府請求放寬遣送流民的限期。
流民聽到這個消息,感 戴李特,紛紛投奔他。
李特在綿竹地方設了一個大營,收容流民。不到一個月,流民越聚越多,約摸有兩萬 人。
他的弟弟李流也設營收容了幾千流民。 李特收容流民之後,派使者閻彧(音yu)去見羅尚,再次請求緩期遣送流民。
閻彧來到羅尚的刺史府,看到那裏正在修築營寨,調動人馬,知道他們不懷好意。
他見 了羅尚,說明了來意。羅尚對閻彧說:“我已經准許流民緩期遣送了,你回去告訴他們吧!”
閻彧直爽地對他說:“羅公聽了別人的壞話,看樣子恐怕不會饒過他們。不過我倒要勸 您,不要小看了老百姓。
百姓看起來是軟弱的,您若逼得他們無路可走,眾怒難犯,只怕對 您沒有好處。” 羅尚假惺惺地說:“我不會騙你,你就這樣去說吧!”
閻彧回到綿竹,把羅尚那裏的情況一五一十告訴李特,並且對李特說:“羅尚雖然這樣 說,但是我們不能輕信他,要防備他偷襲。”
李特也懷疑羅尚的話不可靠,立刻把流民組織起來,準備好武器,佈置陣勢,準備抵抗 晉兵的進攻。
到了晚上,羅尚果然派部將帶了步兵、騎兵三萬人,偷襲綿竹大營。 晉軍進入李特的營地,李特故意鎮靜自若躺在大營裏。
晉將自以為得計,一聲號令,叫 兵士猛攻李特大營。 三萬晉軍剛進了營地,只聽得四面八方響起了一陣震耳的鑼鼓聲。
大營裏預先埋伏好的 流民,手拿長矛大刀,一起殺了出來。這批流民勇猛無比。一個抵十個,十個抵百個。
晉軍 沒有料到流民早有準備,心裏一慌,已經沒有鬥志,被流民殺得丟盔棄甲,四散逃竄。
兩三 個晉將逃脫不了,被流民們殺了。 流民們殺散晉軍,知道晉朝統治者不會甘休,就請求李特替他們作主,領導他們抗擊官 府。
李特和六郡流民首領一商量,大家推李特為鎮北大將軍,李流為鎮東將軍,幾個流民首 領都被推舉為將領。他們整頓兵馬,軍威大振。
過不了幾天,就攻下了附近的廣漢,趕走了 那裏的太守。
李特進了廣漢,學漢高祖劉邦的樣子,宣佈約法三章,打開了官府的糧倉,救濟當地的 貧苦百姓。
流民組成的軍隊在李特領導下,紀律嚴明。蜀地的百姓平時受盡晉朝官府的壓 迫,現在來了李特,生活倒安定起來,怎麼不高興。
民間編了一個歌謠說:“李特尚可,羅 尚殺我。” 羅尚表面上派使者向李特求和,暗地裏勾結當地豪強勢力,圍攻李特。
李特在奮勇抵抗 之後,戰敗犧牲。他的兒子李雄繼續率領流民戰鬥。西元304年,李雄自立為成都王。
過 了兩年,又自稱皇帝,國號大成。後來到李雄侄兒李壽在位時,改國號為漢。所以歷史上又 稱“成漢”。
Author :